学电脑,学计算机 | 手机访问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心理健康 > 正文

玩游戏成瘾生理上等同药品

发布时间:2013-04-06  来源:健康养生知识
【摘要】: 戴维曾是一个正常快乐的孩子,在英格兰一个海滨城市长大。18岁的时候,他变得孤僻、逆反。他经常逃学,当他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时他还会使用暴力,并且从家里和朋友处偷钱;他失眠

戴维曾是一个正常快乐的孩子,在英格兰一个海滨城市长大。18岁的时候,他变得孤僻、逆反。他经常逃学,当他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时他还会使用暴力,并且从家里和朋友处偷钱;他失眠,面对亲朋他易于发怒,具有焦虑性的攻击行为。

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心理学家马克格里菲思分析了他的病历,认为戴维毫无疑问是一个瘾君子。在过去的4年中,成瘾改变了他的个性和行为。

一提起成瘾这个词,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毒品、酒精、尼古丁等,但是戴维的“成瘾”却没有任何化学药物,让他痴迷的是投币游戏机。那么,戴维的问题是不是像海洛因成瘾一样严重呢?把这种行为和药物成瘾联系在一起是不是太过了呢?

行为=兴奋剂?

戴维的例子并不是孤立的。一些关于大脑和行为之间关系的研究表明,在大脑中,赌博和可卡因成瘾之间并不存在很大的生物学差异。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相信,无论是行为性的成瘾,还是化学药物成瘾,在所有成瘾性的背后有着相同的过程。无论是赌博、购物、电脑游戏、恋爱、工作、锻炼、色情图片、进食和性,所有这些一旦过度,都能上瘾。

行为成瘾算不算真正成瘾的辩论并不是一个新的议题。早在1975年,心理学家斯坦顿皮勒曾写了一本书《爱和成瘾》,书中他争论了各种药物和非药物的成瘾体验。他认为恋爱可以被描述为成瘾:只要回想一下我们是如何形容失恋的人,就知道失恋的样子与药物戒断症状何其相似。失恋时,我们头脑空空,不能再思考任何事情,夜不能寐,伤心哭泣而且感觉到肉体上的痛苦。皮勒说:“赌博、恋爱和追求毒品的行为实际上没有办法区分。”

格里菲思用20年的时间研究过病理性赌徒和有着其他行为问题的人,他提出,可卡因、海洛因、酒精和尼古丁等成瘾都有着一系列共同的典型特征,这些特征也同样适用于很多过度行为。成瘾的特征就是它主导了人们的生活,导致出强烈渴求和对一种习惯性全神贯注的投入。这也可以应用到一种不是物质滥用的行为。德国柏林沙里特医科大学行为成瘾研究实验室负责人格鲁色-辛诺波利说:“如果一个人成瘾了,那么他成瘾的行为管理着所有的行为,成瘾行为排在所有其他的行为诸如饮食和睡眠之前。”比如戴维,他对投币游戏的迷恋在几年时间中毁掉了他的生活。

成瘾的另一个特征是耐受性,意思是随着时间的增加,可以到达相同快感所需的药物剂量越来越大。格里菲思说,这种特征也开始在行为成瘾中有所记录。比如,他测量了赌博者的心率,发现那些投币赌博机器的玩家玩的就是脉搏加快那种感觉,这和吸毒的快感很相像。新手或者没有经验的玩家,在玩的过程中心率始终保持很快。但是对于经常玩的赌博者,心率加快只是瞬时现象,要保持这种兴奋的效应,赌徒就不得不加快加长赌博的时间并冒更大的风险增加筹码。

成瘾的一个最恼人和最肯定的特征就是戒断反应。对于成瘾的赌博者,当赌瘾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他们会感觉到情绪波动、脾气暴躁、恶心、胃肠痉挛、头疼和出汗等症状。格里菲思说,这是真实的症状,赌博的人和吸毒者一样具有戒断反应。

行为成瘾和化学品成瘾一样有着来自大脑研究的相似证据。所有令人愉悦的刺激物,都在相同的大脑“奖赏”回路中发生作用。当我们发现有些东西是我们所渴求的时候,大脑中就释放一种叫做多巴胺的化学物质。兴奋剂引起多巴胺的释放,引发一种想要保持这种感觉的欲望,而行为上瘾和药物滥用在相同的大脑回路发生了同样的多巴胺释放。

药物导致行为

马克斯韦尔斯是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一位退休物理学家,他于今年2月递交的法律诉讼中,谴责帕金森病治疗令他赌博成瘾,输掉140万美元。

这并不是头一次帕金森病治疗和处方药治疗和冲动性行为发生联系,不过,这是闹得最大的一次。韦尔斯引用了去年发表的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梅奥诊所多德的研究发现:有11个患有帕金森病的人发展为赌博和包括性和进食成瘾等行为问题,这似乎是获得多巴胺替代药物处理的直接结果。韦尔斯声明,药厂和7个拉斯维加斯赌场应该对罗匹尼罗的可能副作用有所警告,而且赌场知道他的病情,也知道药物治疗的风险,不应该让他继续赌博。

安德鲁劳伦斯是剑桥大学的神经学家,他一直在寻找遭受成瘾折磨的帕金森病患者。5年来他在英国找到了20个左右这样的病人。他发现,这些病人对多巴胺的替代治疗本身已经成瘾。他们超剂量地滥用这些药物,甚至采用偷窃或欺骗医生的办法去获得药品,这些人也遭受行为成瘾的折磨。

其中一个41岁的电脑程序员在他因帕金森病采用新的治疗方法之前,平生从未赌博过。新的治疗促进了他正在缩减的多巴胺水平,经过1个月治疗,他被网上赌博的欲望毁掉了,只短短几个月就输掉了5000美元。他还买了很多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而且不停地和妻子发生性行为。当他的神经科医生减低了他的药物用量后,他所有的这些行为全都像关灯一样的消失了。

同样需要药物治疗?

赌博成瘾似乎比较好理解,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锻炼也可以成瘾。格里菲思研究的一个病历是一个叫乔安妮的人,她对锻炼成瘾,竟然为了满足她的渴求可以在她大学考试的时候出去跑步。25岁的乔安妮从来没有认为她自己会是一个成瘾者,虽然锻炼的想法一直占据了她的思维。乔安妮主要是迷恋一种武术,她习惯于每天花好几个小时锻炼。她已经发展出一种耐受性,所以需要锻炼更长的时间才能感受到同样的效果,到现在一天锻炼几个小时已经感觉一般。如果她不锻炼,就感觉焦虑和易怒,还头疼和恶心,这种生活方式让她失去了朋友和伴侣。

在成瘾的讨论中,一个备受争议的强迫性行为就是进食,对于我们是不是能对食物成瘾还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普林斯顿大学的心理学家巴特侯贝认为人是可能对食物成瘾的,至少人是可能对糖成瘾的。他指出,狂吃糖的小鼠与服用高剂量成瘾药物的小鼠以同样的方式释放多巴胺,这样会引起多巴胺系统的终极变化,侯贝认为,非常甜的食物能导致某种程度的依赖性。

英国伯明翰大学的吉母奥福德说:集中在这些行为成瘾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都有潜力成为上瘾者。不过,成瘾背后的原因又是复杂的。为什么一些人发展成为成瘾而另一些人却游刃有余地安全地游戏在娱乐活动中呢?其中原因至今尚未明了。

格里菲思说,不管赌博游戏这样的行为上瘾是不是和毒品一样,都已经有迹象表明,青少年接触赌博或游戏会使得他们发育中的大脑日后产生更严重的问题。因此,找出解决这些行为问题的方法已经成了当务之急。格鲁色-辛诺波利说:越来越多的人来到门诊求助,想找到控制他们狂买东西、赌博或者乱性的良方,因为他们的行为已经毁掉了他们的生活。技术的进步,特别是因特网的普及,增加了我们发生潜在成瘾行为的机会。

格鲁色-辛诺波利认为,对最严重的行为成瘾病历,可以采那些帮助酒精或海洛因的成瘾者的纳洛酮或者环丙甲羟二羟吗啡酮等药物来治疗,因为上瘾的基本机制都是一样的。“同时,为了防止行为成瘾的大规模增加,我们需要接受这样的解决办法:在环境中去掉那些容易获得又难以抵挡的刺激。”

现在看来,如果你过分沉溺于某种行为,或许你已沦为一种疾病的牺牲品。将这些问题叫做“成瘾”引发种种辩论,比如,是不是该对那些行为上陷入某种着迷状态的人给予帮助和治疗,而不是采取惩罚。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风险 筹码